收银系统

盘点聚合支付服务商“零费率事件”引发生存之痛

编辑:客无忧收银系统日期:2019-01-29 14:38:05

伴随着移动支付的崛起,刷卡与扫码逐渐并存于线下,第三方支付市场也随之呈现高度碎片化:支付渠道碎片化、支付平台碎片化、支付场景碎片化和支付数据碎片化。在用户对支付需求多样化的情况下,促使商户必须获取多元交易收款能力,此时聚合支付就应运而生。一方面,移动支付市场规模持续增长,另一方面,聚合支付的渗透率也在不断提高,两方面因素叠加驱动聚合支付市场规模加速发展。

 


目前中国聚合支付行业市场主要分为三个领域的玩家,一部分是最早开始从事外包服务的聚合支付服务商,也被称为“第四方”,包括收钱吧、扫呗、超盟金服、付呗、钱方好近、窝窝、哆啦宝、乐惠等。

 

二是持牌支付机构,包括银联商务、通联等传统收单机构也加入了聚合支付市场的收割,第三阵营是以银行机构为主,最早面对支付宝微信迟疑的银行也不得不跟上市场选择的脚步,成为双寡头的服务平台,此先银行以通道服务为主,与第四方泾渭分明。

 

但近几年随着商户开拓门槛的降低,银行已经逐渐自己渗透到第四方市场中,三方阵营重叠化越来越明显。而面临牌照边界和通道依赖,第四方里的中小聚合支付服务商,渐渐的沦为了银行机构的“打工者”,这究竟是怎么演变的呢。


聚合支付青春期遭遇红线


第一个因素是行业红线很快降临,聚合支付在2016年下半年跃然兴起,几乎一时间聚合支付成为了年度流行词,许多外包服务机构因无牌确认身份认同,聚合支付、第四方成为了新title。参与的玩家之多、话题之密,俨然支付行业的“第二春”,同时也获得了资本市场的青睐,融资的机构比比皆是。但刚过完年,监管就丢出了一个包括20家附录的聚合支付名单的监管文件,这份2017年央行发布的《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开展违规“聚合支付”服务清理整治工作》,明确了聚合支付行业的“四条红线”。这就意味着聚合支付服务商不可以参与商户资金结算,为了避免二清风险,他们仅仅是第三方支付代理商的角色。



后续,央行又下发了《关于进一步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工作的通知》及《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》,强调收单业务广告内容不得使用或变相使用“零扣率”、“低扣率”、“费率自由定义”、“商户滚动切换”、“一机多商户”、“即时到账”、“刷单”、“套现”等涉嫌不正当竞争,误导消费者或违法违规行为的文字。


而在近期,引发聚合支付服务商目光的是,微信发布了《关于抵制“零费率”、维护服务商市场健康发展的倡议书》,明确表示将严肃处理部分服务商通过“零费率”、“低费率”的方式拓展商户、排挤同业竞争的行为,并鼓励广大服务商举报该违规行为。


事实上,聚合支付行业门槛很低,在大规模竞争者涌入之后,恶性价格战之下费率被压得很低,甚至以“零费率”为主打的聚合支付方比比皆是。但是,“零费率”的代价是,需要用其他业务收入来补贴支付手续费,比如布局营销或金融。而如今,监管机构严令禁止采用“零费率”等吸引商户的手段,这对银行机构和第三方机构的聚合支付玩家来说无伤大雅,但是对中小聚合支付方来说等于是让其自断臂膀。


本来中小聚合支付服务商就依附于第三方支付或银行,为其提供商户资源的同时,只能分得部分分润,剩下微薄的收入仅够维持正常运营。现在将“零费率”这一核心竞争力去除,中小聚合支付服务商作为收单代理似乎没有任何优势。



量大阵营“收割”聚合支付的小蛋糕


支付百科主编刘科说过中国产业的一个现状:走别人踏出来的路,让别人无路可走。


第二个因素有个关键点,民生银行厦门清算中心的关张,让众多第三方第四方机构“一哄而散”,一时间各种寻找支付通道的需求信息充斥在行业群里。


原本不在乎这个“薄利领域”的商业银行面对蜂拥而至跪求通道的中小聚合机构,嗅到了兴趣,并逐步开始大刀阔斧地“通道先行”收编市场上的小蛋糕,被又割了一层利润的中小聚合支付服务商成为了最实在的打工者。某家中小聚合支付机构员工张三表示,在中小聚合支付服务商受到政策要求保持到0.38%的同时,商业银行却依旧可以凭借“零费率”争取用户。他们认为这样不对称的竞争环境令中小聚合支付方雪上加霜,还有人表示,这颇有“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”的意味。


图:各大银行在聚合支付领域的布局


面对“降维压迫”中小聚合支付有苦难言,商户流量是盈利的关键所在,中小聚合支付一方面要面对同群体的竞争,另一方面还被银行的通道低费率优势“吸走”商户。而且,由于银行的主要营收更多的是“吸储”,只要商户在其银行开户存放资金即可,对于支付的收益并非其重点,生存环境限定了这个领域的发展只在“精”不在“多”。


聚合支付头部机构的态度


尽管中小聚合支付服务商叫苦连天,但是大型的头部聚合支付服务商对“零费率”却有不同的看法,而且相对来说持支持态度。


由于他们上车早,已经趁边界空白早早跑马圈地,现在又凭借策略方案挖掘市场。例如,扫呗联合创始人蒋文龙表示,“扫呗已经开始产品升级,将原先的支付码升级为商家码,注重于扫码点餐、会员、储值等营销方案”。之所以扫呗可以深耕酒店、批发市场、零售等场景,不断优化自身服务,是因为扫呗从2011年开始就步入聚合支付行业,一直以来积淀很深,费率从0.3%上涨到0.38%对其影响很小。


蒋文龙认为,监管“零费率”可以推动市场健康有序运行,避免造成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现象。蒋文龙还介绍了扫呗的增值模式,通过分期贷款、电子发票、智慧经营卡券等方式,充分发挥自身优势,而不是通过“零费率”捕获商户。


收钱吧市场总监童欣与蒋文龙观点一致,他认为“零费率”的补贴催生了灰色利益链,例如广告、公众号、博彩,这并不值得提倡。


对于银行“零费率”的不公平竞争,很多人也同样认为不会长久,银行在短期内可以通过此种方式获得商户,但是长期补贴不起。而且银行刚进入聚合支付领域不久,在产品功能性和稳定性方面还不能与资深聚合支付服务商相抗衡,70%至80%的老商户并不会因此流失。唯一可能造成的困扰就是,银行“零费率”措施可能让商户感知能力出现偏差,误以为免费费率是一件理所应当之事。


另外,在三四线城市,大部分聚合支付服务商品牌并没有太大知名度,因此当地商户更倾向于选择银行作为聚合支付服务商,但是这点波澜并掀不起什么风浪,不影响整个大局,大型聚合支付服务商依然是市场的主导者。



其实小编发现,中小聚合支付服务商相对头部大型聚合支付机构普遍入场较晚,已经错过了市场最佳的入场时机,一二线城市商户已经差不多被瓜分殆尽,此时想要通过补贴的“零费率”策略开拓商户已经差强人意了,甚至扰乱现有市场,况且连这条路也断了。有关从业者质疑,“当年银行抗议第三方支付‘零费率’,现在第三方不再‘零费率’,但是银行却‘零费率’大行其道!这是个什么情况?”。虽然,根据市场行情,中小聚合支付服务商应该在特定区域内发展商户,或者在特定细分领域内维系商户,但是前提是他们要先存活下去。银行机构“零费率”对于头部聚合支付机构来说,影响不大,但是对于中小聚合支付机构而言,则是生死存亡的大事。
几点建议:要有核心竞争力!


一是,提供丰富的精细化场景化服务,例如智能POS、扫码枪、无感支付、刷脸支付,不断将垂直化场景做得专业。聚焦于某一个具体场景,定位于商户优质体验,打磨升级自身产品。


二是,区域化专营,依靠本土资源优势,行成商户粘性。


三是,与头部聚合支付机构抱团,大型聚合支付依然会存在市场未染指的盲区,需要当地合作伙伴打理业务,同时也比较开放。甚至与中小聚合支付机构建立联合运营中心。


中小聚合支付服务商该如何走,目前我们无法替他们把脉,但整体来看,“冷静下来”的聚合支付已经不再是那个热火朝天、玩家挤破头涌入的领域,大浪淘沙,不进则退,聚合支付未来势必是一场“勇敢者的游戏”。


相关推荐:


聚合支付商家多久到账

聚合支付怎么赚钱?

聚合支付需要哪些牌照?



上一篇:聚合支付如何“几乎零成本获客,坐拥亿级用户”
下一篇:新商铺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收银系统

同城客无忧小程序

客无忧APP

杭州腾纵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浙ICP备14031643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343号